名医名家 联系我们

北京身心康国际中医研究院

电话:010-82029789

传真:010-62056707

地址:北京海淀区牡丹园花园

路10号(美廉美超市入口东侧)

治愈案例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名医名家 > 治愈案例
流产3次 “马大哈”怎么保住第四胎? 编辑:  发布时间:2015-06-29

  我是中医副主任医师袁洪军,身心康中医院的坐诊医生,当我闲来写写画画不经意写下今天的日期时,突然一个闪念,今天不是“马大哈”的宝宝满月的日子吗?

  “马大哈”是一名沈阳的患者,她当时真是让我气也不是,笑也不是。事情还要从2014年初说起——

  在一次我给一位中年女性患者看诊完后,她向我咨询起是否能给自己的外甥夫妇看看,外甥媳妇都流产3次了!现在一家人愁云惨雾,外甥媳妇那就更不用说了,心情极不好,看见小姑子生孩子都哭成泪人!

  我说,可以啊,只是我现在在北京,他们能够过来吗?来的话带上所有的检查报告。

  这位姨妈立马说,没问题,我回家就打电话!

  不久,这对夫妇就从沈阳来到了北京。夫妇俩跟我说了这些年他们的坎坷求子经历。他们今年都是30岁,结婚6年了,期间3次流产,都是怀孕四五十天的时候出现先兆流产迹象,去了一家在沈阳乃至是全国最好的三甲医院保胎,又是吃药又是输液,但三次都没有保住。西医诊断为习惯性流产,鉴于她极容易受孕又极容易流产的情况,告诫她身体未调理好前不要怀孕,如果第四次流产,子宫将严重受损,极有可能终生不孕!

  这些年他们夫妇没少跑医院,沈阳的各大中西医院甚至哈尔滨的大医院都去过,从西医角度来说,各项检验指标都正常,但仍是接二连三没有保住孩子。这次其实女方并不想来北京看诊,因为已经对中医失望,不接受中医了,但男方的姨妈在我这里看过病,觉得效果好极力推荐,劝他们死马当作活马医,这才来的。

  我看了他们所有的检查单子,男方排除不育。西医的习惯性流产,中医称之为滑胎。

  《医宗金鉴妇科心法要诀》有云:

  “气血充实胎自安,冲任虚弱损胎元,

  暴怒房劳伤肝肾,疾病相干跌扑颠。

  五月成形名小产,未成形像堕胎言,

  无故至期数小产,须慎胎为欲火煎。”

  滑胎分为堕胎和小产(半产)——

  堕胎:妊娠12周内胚胎自然陨堕者为堕胎,即西医的早期流产。

  小产(半产):妊娠12-28周内,胎儿已经成行而自然陨堕者为小产(半产),即西医的晚期流产。

  滑胎:堕胎和小产连续三次以上者为滑胎,“屡孕屡堕”即现代医学的习惯性流产。

  女患者身材高大,体态过于肥胖,主诉症状有全身乏力,腰膝酸软等,《黄帝内经》云:“膏者,多气而皮纵缓,故能纵腹垂腴。”“四诊”合参果然是痰湿体质,又舌质淡,舌苔薄白,脉细尺沉无力,据此诊断为气血两虚,肾气不顾。

  让这对夫妇成功怀孕生子于我并不是没有把握,但还是冒了一些风险,如果我接手,这一胎就必须帮她保住,否则再流产,她真的就没机会做妈妈了。

  于是我先开了一个月的药给他们,按照我的设想,治疗方案的第一步为:补血养气,健脾化湿;两个月后变化方案,第二步的治疗依据清代名医徐灵胎的“凡治妇人,必先明冲任之脉…明于冲任之故,则本源洞悉”的指导原则,补肾气、调冲任为主。吃完这三个月的药调理好身体再受孕,怀孕后再吃药保胎,应该就很妥当了。但一个多月后,这家人火急火燎的找上了我。

  原来,才吃完一个月药,这“马大哈”就发现怀孕了,怀孕四十来天的时候又有了跟之前流产前一样的状况:肚子感觉坠,隐隐作痛,小量的阴道出血。夫妇俩赶紧找了沈阳一家中医院看诊,开出一周的药,吃了几副也没止住血。一家人把最后的全部希望押在我的身上,要接我到沈阳去看诊。

  这个“马大哈”,怎么就不能听我的话先吃完三个月的药呢?!把我的整个治疗计划打乱,但她现在这种情况我也不能撒手不管,还是答应下来去沈阳看诊。第二天,她夫家的人乘头一班高铁来到北京,接上我后马不停蹄坐高铁一天之内赶回沈阳。

  “马大哈”一见到我,情绪就激动起来了,又哭又嚎,我赶紧让她平静下来,“四诊”过后,根据我家传的一个保胎方子,依她的具体情况做些加减,调补冲任、止血安胎,开方医嘱连续服用30余天。

  “马大哈”的妈妈、婆婆都担心吃这些药会不会对胎儿有伤害?我明确告诉她们,放心吧,不会伤到胎儿,只有好处。

  两天后,我返回了北京,第三天,“马大哈”就打电话告诉我血止住了,我告诉她只要血止住了就能保住胎。大概一周后,“马大哈” 又打电话报告其它不适症状都没有了,我叮嘱她:虽然正常了,还是多多卧床休息,至少三个月。

  没想到的是,35副药吃完后(一天一副),“马大哈”居然就跑去上班了,还打电话告诉我说,产检一切正常。

  你这姑娘,心怎么这么大呢?叫我说你什么好呢?你要这样不遵医嘱当初我就不该给你治病!就是从这时候开始,我管她叫“马大哈”。

  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。2014年11月的一天,我正上着班呢,接到了“马大哈“的电话。”马大哈“刚出产房,看到孩子全须全尾健健康康,第一个就给我打电话报喜,感谢的话说了一箩筐。挂下电话,又把小宝宝的照片微信发给我看,再过两天,锦旗也邮了过来,一看日期,感情是孩子出生当天赶做的。

  之后,“马大哈“还常跟我有联系,想着要二胎时再找我,我说,你先等等吧,停够整三年再说。

  这个“马大哈“啊!

  副主任医师,副教授,毕业于黑龙江中医药大学临床医学系,具有丰富的临床治疗经验。出身中药世家,祖上六代相继担任宫廷御医并创立了“袁氏更年汤”、解郁散等著名方剂并沿用至今,疗效独特,效果显著。

  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论文三十余篇,临床运用四诊八纲辩证、六经病证、脏腑辩证对疾病进行诊断与治疗,效果显著,治愈率高,深受广大患者好评。2010年被中华中医学会评为中医专家。

  【诊疗专长】治疗更年期综合症、卵巢囊肿、痛经等疗效显著。

  治疗月经不调、乳腺小叶增生、习惯性流产、输卵管堵塞、不孕症、带下病、胎前病产后月子病、黄褐斑、急慢性盆腔炎、附件炎、子宫内膜炎等妇科常见病及疑难病,有独特的治疗方法。

  治疗冠心病、心绞痛、心律失常、高血压、糖尿病、眩晕、脑梗塞、脑血栓、半身不遂后遗症、神经衰弱、顽固性头疼等心脑血管常见病及疑难病。